<track id="BMYxjXC"></track>
  • <track id="BMYxjXC"></track>

        <track id="BMYxjXC"></track>

        1. 【高清在线无码观影】提供免费看片,免费看片qq,免费看片神器下载,免费看色片,免费看美剧的网站,免费看片视频,免费看芈月传,免费看面具

          首页 >  极品女教师波多野结衣 正文

          如何评价张艺谋以及其导演的作品?

          juzi 1970-01-01 08:00:00 极品女教师波多野结衣 175℃

          张艺谋

          本届“微博电影之夜”上,两位导演先来了场热身战。

          张艺谋新作《影》,流露将于九月底(国庆档)上映,并获得“年度最受注视电影奖”。

          这与《邪不压正》的“最受等待奖”有什么差别?

          等待,是指人们对未来事物发生向往与憧憬,急切地想要先睹为快。

          注视,是指万众将眼光聚焦一处,生怕自己的忽视,错过大事的动向。

          说白了,对观众而言——

          看姜文,就像看世界杯,进程中豪情满溢,无比盼望赛场上展示出壮丽的球技。

          而看张艺谋,则像看奥运会,每每举行一次,都有可能会对国度发生历史性影响。

          《有话好好说》时代的张艺谋与姜文

          这就是为什么,张艺谋外号叫“大国师”。

          与姜文不同,张艺谋诞生于古都西安,被其同窗陈凯歌戏称为“秦国人”。

          古代秦国人,有什么特征?

          能吃苦,耐劳动,性情安稳而朴素。

          生涯条件虽比不上楚齐,却暗自怀揣无比雄伟的幻想。

          “文革”时,张艺谋的父亲被打成“历史反革命”。他自己也因下乡,无法照顾幼弟。

          在这期间,幼弟因病失聪,终于烧成聋人。

          多年以后,张艺谋电影《活着》中,福贵(葛优 饰)历经坎坷回到家,却发明女儿因病烧成哑巴。

          此情此景,正是张艺谋对自身命运的一种投射。

          《活着》

          有人说,《活着》是张艺谋最好的作品。

          我已不止一次否认过这种说法。

          依我看来,在当年《霸王别姬》和《蓝风筝》的夹击之下,《活着》并不足以称奇。

          我个人最偏爱的张艺谋,并不是《活着》《归来》此类的现实主义。

          而恰恰是被不少观众吐槽的古装戏。

          当然,即使古装戏,某种水平上也起源于现实。

          张艺谋曾经说过:

          存在决议意识环境带给艺术家的习惯和阅历都会被艺术家融进他的作品当中去

          《好汉》《十面潜伏》《影》

          也就是说,要想看懂张艺谋的古装戏,我们就有必要知道他的阅历。

          初中毕业后,张艺谋插队三年,在纺织厂做工七年。

          当他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时,已年近而立。

          据陈凯歌回想:

          彼时的艺谋虽然貌不惊人,中等身体加上穿着平凡,在人群中显不出特殊但在言谈间,能感受到他的志向极高同窗们都敬佩他,感到此人不是等闲之辈艺谋弄起摄影后,特殊想要有一台照相机都知道这事得花钱,可他家里又没什么钱在那个时候,卖血不犯什么法他就去卖血,用自己的血换了一台照相机

          不顾破落环境,沉醉于光影世界的青年张艺谋

          历经十年苦熬,而后登上大雅之堂,用血来实现心中的幻想。

          这不仅仅是张艺谋三十岁前的人生故事。

          这也是张艺谋电影《好汉》中,无名(李连杰 饰)三十岁前的情节设定。

          战国末期,无名为了刺秦,消耗十年练成一套奇特剑法。

          终于,他得到机遇,来到帝国的中央。

          面对秦王,他底本可以实行自己“弑杀暴君”的诺言。

          可他却只用剑柄,象征性地刺了秦王一剑。

          影片结尾,他废弃杀逝世秦王,也没禁止秦王吞并六国。

          他自己反而自动赴逝世,如同什么事情都没产生。

          某些看电影不仔细的观众,因此认为《好汉》的主题,只是为集体主义叫好,向暴君歌功颂德。

          就连陈凯歌,也曾对其批驳道:

          我不爱好《好汉》的主题我不以为就义个体性命成绩集体是对的

          那么,果真如此吗?

          事实上,两年前我就写过《好汉》的翻案影评。

          文章里我说,无名从一开端,就没真想杀秦王。

          他劈荆斩棘,就是为了要把剑柄,架在秦王的后腰上。

          但,这并不等于什么事情都没产生。

          把剑柄撤回前,无名对秦王说:

          这一剑,臣必需刺刺了这一剑,很多人会逝世,而大王会活着逝世去的人盼望大王记住,那最高的境界

          言下之意——

          若你达不到那最高境界,不能给百姓以和平,千万个我还会呈现,颠覆你的政权。

          经此威慑,秦王理解自己并非天下无敌,先前的狂傲和戾气也消散无影。

          他命令士兵厚葬无名,并修建长城护国护民,不再杀伐成性。

          无名,是以自己的血,换取暴君的觉悟,博得天下的和平,并达成心中的使命。

          这,就是张艺谋要表达的侠义精力。

          为了高尚幻想,不惜以血献祭。

          然而,如若你认为张艺谋的幻想,只是一种对集体的就义,那就又错了(读完整文你会知道为什么)。

          最近,《影》颁布了不少信息,引起一些网友的议论。

          据预告片来看,邓超独自分饰两角。

          一个,是望族名将,子虞。

          一个,是子虞的影子,境州。

          https://www./video/992726777311113216

          《影》“当局不迷”版预告片 (中文字幕)

          所谓“影子”,是指古代的替身。

          子虞的家族,给境州饭吃,并将其机密训练。

          作为回报,若是呈现什么危机,境州必需率先就义。

          相似的设定,其实最早呈现于黑泽明电影《影武者》——

          名将武田信玄,寻到一名底层人士,与自己长相接近。

          于是,武田信玄就让其作自己的替身。

          就因为这,导致某些豆瓣“文青”指控张艺谋有剽窃之嫌。

          甚至有人讥讽说,张艺谋在嘲讽自己是黑泽明的“影子”。

          对此,我深感悲痛。

          我悲痛,是因我们的某些观众,对自己的历史一无所知,从而在潜意识里极其缺失文化自负。

          影子替身,中国自古便有,比如:荥阳之战——

          楚军将汉军重重围困,为维护主公刘邦出逃,纪信就装成刘邦的模样,取代刘邦被项羽活活烧逝世。

          诸如此类的典故和传说,在我们国度数不胜数。

          为什么黑泽明可以借鉴,张艺谋却不能用?

          更何况,黑泽明是巨匠中的巨匠,后辈理应接受他的滋养。

          乔治·卢卡斯就曾承认,《星球大战》的黑武士形象,创作灵感起源于黑泽明的电影。

          为什么,我们没人说卢卡斯剽窃?

          斯皮尔伯格也曾不止一次表现:

          黑泽明就是电影界的莎士比亚是我非常敬佩的一位电影巨匠他拍摄的《梦》和《七武士》等都是世界电影的经典名作而且对我发生过深入的影响

          某种意义上,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其实也颇像黑泽明。

          作品不仅能引人沉思,还可以受到民众的爱好。

          为什么,我们没人说斯皮尔伯格是黑泽明的影子?

          1990年,黑泽明(中)获奥斯卡毕生成绩奖,卢卡斯(左)和斯皮尔伯格(右)为偶像颁奖

          我想是因为,在文化层面上,我们极其不自负。

          国外的巨匠,即使作品饱受争议,我们也依然以为他是巨匠。

          国内的巨匠,即使得到国际认可,我们也依然感到啥也不是。

          说白了,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自家的孩子最苦命。

          2004年,张艺谋电影《十面潜伏》全球上映。

          不仅票房大卖,更从专业范畴斩获诸多奖项,其中包含:

          洛杉矶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外语片波士顿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外语片美国广播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外语片美国国度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导演……

          那一年,中国电影在西方电视上随处可见,全世界都领略到优艳的唐人舞姿,以及汉代音乐家李延年创作的卓绝词曲: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伦敦影评人协会,将《十面潜伏》列入“年度全球五佳电影”。

          美国《时期周刊》则在其评选的“年度全球十佳电影”中,将《十面潜伏》与《好汉》并列为第一名。

          《纽约时报》的有名影评人斯各特,更将《十面潜伏》与美国“最巨大的音乐电影”《雨中曲》相提并论:

          动作电影与歌舞片之间有千丝万缕的接洽对于这一点,没有谁比张艺谋体现得更好尤其是青楼中“仙人指路”那场戏以及竹林里的那场打斗戏它们应当会在将来成为被重复致敬的片断就像《雨中曲》那样被人溺爱

          多年以后,《十面潜伏》仍在威尼斯、戛纳等电影节上数次重映。

          然而,如此的一部电影,豆瓣评分居然只有……5.8?

          为什么?

          有人说,情节简略,剧本太差。

          可在我看来,当年的多数人,其实都没看懂它。

          否则,张艺谋早就用过“影子替身”设定这件事,也不会迄今为止都无人发明。

          《十面潜伏》中,小妹(章子怡 饰)原为飞刀门的一名普通帮众,却为了对付朝廷,假扮成帮主的女儿,以身犯险。

          柳老帮主确切有个盲女儿可她不会武功我便假扮了她

          有趣的是,为了找到飞刀门的老巢,金捕头(金城武 饰)也假扮成江湖义士,意图接近作为“帮主女儿”的小妹。

          一个,是起义军的杀手;一个,是政府军的帮凶。

          起初,两人各怀心机,却在同行的路上,自我意识渐渐觉悟。

          首先,身穿衣的金捕头发明——

          自己效忠的体制,不过是把人命当成道具的国度机器。

          案上一点墨,民间千点血。当整体已经腐朽不堪,作为一枚小螺丝钉,又该为谁卖命?

          兄弟盾牌兵的命、你我的命值几个钱?

          另一方面,身穿绿衣的小妹发明——

          在飞刀门中,似乎除帮主以外,所有人都千篇一律。

          就像《大护法》里的花生人,全体面色凝滞,只会俯首听命。

          没有爱,没有自我,没有情感,没有性命力。

          而小妹自己,也被环境同化,不知不觉融入集体之中。

          仿佛自己的诞生,只是为了做组织的一个细胞而已。

          飞刀门中有许多小妹我只是其中的一个

          发明没?

          某种意义上——

          《十面潜伏》的主题,与《好汉》是相悖的。

          《好汉》是无名自觉为“天下”而献身;《十面潜伏》则是小妹领略到集体主义的不仁,而热闹地去寻求自由的人生。

          影片进入最后一幕,金捕头看穿事物实质,便邀请小妹一同私奔。

          小妹快马加鞭,急切想远离冰凉的体制,和金捕快享受性命的大协调。

          却被另一名痴恋自己的刘捕头(刘德华 饰)用飞刀拦阻。

          就像无名一样,小妹的结局,本可以不逝世。

          飞刀,并没插进关键,只要不拔出来,就有盼望愈合。

          然而,为了维护金捕头,她拔出了飞刀。

          她为了幻想的实现,决心以血献祭。

          只不过,她的幻想,与无名截然不同,并不是雄伟的天下。

          而是充斥了个人主义颜色的,爱情。

          倘若依照次序,逐个观看张艺谋的电影,你会发明一件有趣的事情——

          张艺谋的创作过程,总是在不断创新、摧毁、重建。

          《好汉》的侠士就义,是为了集体和大格式;

          《十面潜伏》的侠士就义,则是为了自我和基本人性。

          《红高粱》的爱情,奔放而狂野,似火般撩动森林;

          《山楂树之恋》的爱情,则隐忍而纯挚,如水一样静谧无声。

          常听人说,张艺谋变了。

          要我说,张艺谋当然变了,他怎么可能不变?

          他永远都在“求变”,试图以不同的视角,表达别样的感情与性命。

          求变,谢绝反复自己,难道不是一名创作者理应寻求的品德?

          以往,张艺谋用大红灯笼,用精致的颜色(详情看我《好汉》影评),向世界输出了中国的民族风情。

          这一次,张艺谋则试图革故鼎新,以清幽淡雅的水墨意境,表达东方的文化。

          《影》毕竟会是怎样的一部作品?

          尚不明白太多。

          但我敢说,它应当与张艺谋的前部电影大不雷同。

          因为,张艺谋的创作理念,就像下面这幅海报一般——

          时而寻求工业极致,时而探寻美学巅峰。

          时而表达深入的现实,时而对新的类型作出尝试。

          一阴一阳,不偏不倚,兼容万物,正是道家寻求的真义。

          从人物名字来看——

          《影》的创作灵感,虽然来自于朱苏进的《三国·荆州》,但整体和原著及三国历史的关联并不大。

          它应当与《好汉》《十面潜伏》一样,是部半架空的虚构作品。

          归根结底,它表达的东西,应当逃不出人性。

          将军子虞,有勇有谋有志气,于斗室的屏风之中运筹帷幄。

          但,他的模样却狼狈不堪,如同发狂的恶鬼一般。

          境州,则是子虞的“影子”。

          初登场时,体态愚笨,眼光无神。

          之后,境州取代子虞坐上将军之位。

          他穿上白衣,尽享世间名利,更有美人抱在怀中。

          可他的眼睛,依然空泛无神。

          这阐明什么?

          无论子虞亦或境州,都称不上是一个完全的“人”。

          一个灵魂丰满,却躲在黑暗角落,生涯如同一只困兽。

          一个思想空泛,虽然身在明处,也不过是只提线木偶。

          说白了,一个是阳极,一个是阴极。

          阴阳无法协调,就构成人性的枷锁,引发故事的冲突。

          如此的概念设定,搭配黑白色调,颇具东方神韵。

          许多年前,张艺谋曾说:

          中国人拍西方电影永远不会胜利只有拍摄纯洁的中国电影才是准确的途径

          现在,张艺谋回来了。

          带着《影》,带着纯洁的中国电影。

          我由衷盼望,他这次能够再现震动世界的艺术盛景。

          微信搜索添加大众号:

          luowj1996

          不定期推送有独立思考的影视文章。

          你的点赞与关注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