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MYxjXC"></track>
  • <track id="BMYxjXC"></track>

        <track id="BMYxjXC"></track>

        1. 【高清在线无码观影】提供免费看片,免费看片qq,免费看片神器下载,免费看色片,免费看美剧的网站,免费看片视频,免费看芈月传,免费看面具

          首页 >  久草色费视频免费播放在线 正文

          第四十章 北野望ABP259 下载外国组织【244

          juzi 1970-01-01 08:00:00 久草色费视频免费播放在线 1025℃

          “仿佛回到了一年前...”伊达不免怀想。

          “嗯...”

          “想喝点什么?”老板问道。

          “老板,我有事想拜托...”

          老板会心,将酒吧“Closed”的牌子放到了门口。

          桐生叫上了两杯卡提尼。

          “不过...没想到居然会呈现两个一辉...”伊达说道。

          “是啊,具体我还没弄明白,现在还不能把这件事告知雄哉和星耀的人...”

          “况且现在完整没有两个一辉的情报...莽撞行事的话,只会让雄哉他们不安...也可能会把他们卷入到这起事端中来...”伊达叹道。

          伊达持续说道,“...这一年雄哉似乎当上店长了,就算一辉不在,他应当也能守住那间店。”

          “所以你...是为了拯救堂岛大吾才到天野大楼来啊...?”

          “嗯...但我不懂的是,为什么对方会想把我们整理掉。”

          “不,一辉是用来勾引我们现身的钓饵...以为我们很碍事的人...我们的共通点...”伊达叹了口吻,“我实在毫无头绪...”

          “设下这个阴谋的大概是绑架大吾和乡田会长的外国组织...”

          “外国组织?”

          “府警的一个叫别行勉的刑警是这么说的...”

          伊达吃惊地拿掉了口中的烟,“别行...?”

          “你知道他吗...?”

          “他以前待在神室署四课...”

          “待在神室署?”

          “我还是新人时,他已经是神室署四课的招牌人物,和刚刚那个瓦大叔同时代进来的,‘蝮蛇别行’和‘鬼瓦’是当时神室署和警视厅鼎鼎大名的王牌!”

          “是这样啊...”

          伊达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作为一个新人,无比崇敬地看着授勋台上的瓦大哥,转眼又闪过瓦大哥在自己面前击毙“无辜”的场景。

          “伊达先生...你对着那个叫瓦的刑警大喊,要他别当着你的面杀人对吧?”

          “嗯...我直到现在还无法谅解他...”伊达有些难过。

          “产生了什么事?”

          “我进入一课的时候...这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了...刚来到警视厅的我,和当时是一课组长的瓦大哥错误...进行非法入境者的调查,目标是接触一起命案的嫌犯...”

          “那个时候的瓦大哥,虽然不是特考组,办案技巧却十分高明,所以相当著名,我想偷学瓦大哥的办案技能,所以自动请求和他一起呈现场...但现场产生的事情,却让我对瓦大哥的敬意瞬间消散得一干二净。”

          “产生了什么事?”

          “瓦大哥对着抵御调查的非法入境者不断开枪,对方的抵御确切相当剧烈,但我们是警察,除非情形危及,否则不会轻易开枪,可是,瓦大哥却对着嫌犯不断地开枪...”

          “那些被击中的男人呢?”

          “嗯...当然逝世了...瓦大哥杀了他们,我质问瓦大哥,对象虽然是嫌犯,为什么要毫不迟疑地杀掉呢...而瓦大哥这么答复我...‘这是无可奈何的啊,是这些人不好...’,之后瓦大哥仍好几次对非法入境者开枪,但每次都被当成正当防卫处置...不过大家私底下开端批驳他是杀人刑警,最后他毕竟被调离一课...”

          伊达端起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本来还有这么一段过往...”

          “那些被击中的男人临逝世前的模样,还深深印在我脑海里...”

          “那个叫瓦的男人,好像受过什么深入的创伤啊...”

          “我也这么感到,虽然问过他,但他什么也不说,也不像是单纯讨厌外国人...”

          桐生吐出一缕长烟。

          “桐生...我啊...比起对一辉开枪,无法禁止瓦大哥,更令我懊悔...”

          “伊达先生...”桐生能够感受伊达心坎的抵触。

          “那个大叔心中的黑暗...我完整没措施懂得...”这似乎是伊达心中永远的刺。

          “虽然你嘴上批驳,但你还是挺在乎瓦先生的嘛...”

          “谁知道呢...”伊达又满饮了一杯,再喝下去他就情难自己,“话说回来,狭山怎么样了?盼望她平安无事...”

          “对啊,还是联络她一下吧...”

          桐生拨通了狭山的电话,“狭山..”

          “我刚到医院...你在哪里?”

          “我和伊达先生一起...在千禧塔的Batam...”桐生说道。

          “喂,别擅自举动!”

          “待在医馆那边不太安全,你也过来吧...”

          “你快把地址告知我!”

          “这样吧,我来接你,你等我...”

          Tags: